• 合作QQ: 732055019
    巨幅廣告精準投放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創業軼事-

    貴客云 2020-12-11 22:47 閱讀 114

    11

    圖為勞動的支邊青年(資料圖片)。 據本報資料庫

    22

    1973年冬季,農二師且末工程支隊(現二師三十七團)干部職工修筑315國道。 楊鐵軍 楊金寶 提供

    33

    上世紀60年代,十師一八三團職工冬季拉運肥料養地。陳洋 提供

    編者按

    當忙碌一秋的拾花工,拾凈棉田里最后一朵棉花,冬季就算完全來臨了。銀白的棉田變成一片褐色,又隨著雪花的飄落,漸漸覆上一層潔白的棉被——冬季的團場,如同一幅充滿詩情畫意的圖畫,讓人沉醉。

    在這樣的日子里,一家人坐在暖洋洋的屋子里,盤點收獲,回憶往事,憧憬未來,其樂融融。對于那些曾經戰嚴寒、治風沙,開辟新天地的老軍墾來說,四五十年前的冬日場景始終銘刻記憶深處。有抵御嚴寒的艱辛、有物資匱乏的心酸、有親友關愛的溫馨、有品嘗美食的香甜……朝氣蓬勃、意氣風發的軍墾人將青春與熱血奉獻給屯墾事業。如今,他們兩鬢斑白,垂垂老矣,但對兵團的深沉大愛早已融入血液,憶起當年往事,猶在眼前。讀他們的故事,不僅僅是撫今追昔、憶苦思甜,更是一種紀念、一種傳承。

    本期“紀實”精選4篇老軍墾講述的冬日往事,再現兵團人屯墾戍邊初期生產勞動的難忘歲月,以饗讀者。

    “一車蘆葦一件襖”

    ●徐海榮 口述 張杰 整理

    提起當年來到新疆的好處,父親還記得那時流行的一句順口溜:“千根柱子萬畝糧,夜里睡的是鋼絲床”,這讓甘肅武威的老家人羨慕不已。我不懂“千根柱子”是啥意思,問父親,父親說:“在老家睡的都是炕,來到新疆睡的都是木頭柱子支的床,人多了就是千根柱子嘛!”

    1961年,年僅17歲的父親扒著火車,一路打聽來到了現在的八師一四三團一連(當時叫安一場四連)。父親出生在甘肅省武威縣的一個村子里,那時,老家口糧比較緊張。聽說新疆能吃飽飯,父親心一橫就離開了祖祖輩輩生活的家鄉。

    剛來的時候,由于年齡不夠18歲,報不上職工,父親便有意隱瞞真實年齡,成了四連的一名職工。開春定棉花苗,沒見過棉花的父親一點也不會,完不成一天的工作定額,功效低、質量差,挨了不少批評。但父親是個不服輸不怕苦的人,他早出晚歸,用心學,各樣農活干得有模有樣,逐漸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當時,父親和其他職工都住在地窩子里。沒有現成的床,就用4根木頭樁子栽在地下,再鋪上厚厚的蘆葦,這就是一張結結實實的“鋼絲床”了。那時,蘆葦真是個好東西,可以用來當床板,還可以用來扎草棚,蓋房子。野生蘆葦打來賣掉就可以換成錢,再去買穿的衣服、吃的糧食。這種野生資源只要出力氣就能得到,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當時的冬天,天氣雖然很冷,職工也不閑著,一起去河溝里打蘆葦。蘆葦滿地都是,長得粗,還很結實。大多數職工會用打來的蘆葦賣出錢買新棉襖,所以當時也有“一車蘆葦一件襖”的說法。

    由于家里日子過得緊巴,父親來新疆的時候只穿著一雙奶奶做的布鞋。冬天打蘆葦的時候,別人都穿著防水的膠鞋和氈筒,父親穿的那雙布鞋,被雪水浸泡幾天就磨破了,父親的腳也凍爛了。父親他們當時住的是地窩子集體宿舍,父親的布鞋上滲出血水,被一個叫張良友的老同志看見了,張良友就給父親送了一雙可防雪水的膠鞋。這雙溫暖的膠鞋陪伴了父親整整一個寒冬,也感動和促動著父親。那個冬天,父親拼命干活,每天的工效在全連都數一數二。

    如今,人們住上了樓房,睡上了席夢思。但每次和父親提起當年打蘆葦的情景,回想起那雙帶著溫情的膠鞋,他的臉上仍然會露出幸福的笑容。

    脫下氈筒救小伙

    ●高永明

    1969年冬季,我所在的農七師下野地五場(現八師一三三團紅光鎮)種子隊派勞力跟大車去戈壁灘給連隊大伙房打柴火。夏季農忙,只有冬季農閑時才能騰出人手打柴,儲存起來留作冬季取暖做飯。

    上世紀60年代,新疆的冬季冰雪很厚,天氣很冷,氣溫時常低至零下三四十攝氏度。不少職工群眾穿著皮大衣、氈筒,才能勉強在室外勞作。

    這年冬季出奇的冷,連隊從澆水排派出4個勞力,加上趕大車的老職工梁啟珍,5個人早上7時迎著黑蒙蒙的雪霧,坐上馬車就出發了。馬蹄踏在白雪皚皚的路上,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傳得很遠很遠。

    一般有經驗的人都知道,冬季出門,坐在大車上一動不動,很容易凍壞人,最好是下來跟著大車走或小跑,那樣身上才暖和。不想跑的人,那就穿上氈筒和羊皮大衣,戴好皮帽子,把整個人蒙得嚴嚴實實,才能躲過寒冷的侵襲。

    現在的年輕人不知道啥叫氈筒。它是一種用碎羊毛、駱駝毛混合搟制成厚2至3厘米、形狀如同現在的靴子的一種硬氈鞋,沒有鞋底鞋幫子之分,整個氈鞋連為一體,氈筒筒腰一般到膝蓋,密不透風,冬季若穿上這種氈筒,一般寒冷天氣都能應付。但是,穿氈筒走路十分笨重,也不好看,所以,年輕人都不愿意穿它。這天參加打柴的5個人里面,只有趕大車的老梁穿著氈筒,其他4個小伙子都穿的是長膠筒,里面裹著氈襪,目的是既防雪又保暖。

    可誰知剛打完柴準備裝車,名叫呂阿金的小伙子就坐在雪地上大聲叫喚起來,說腳凍得受不了。大家圍過來一看,原來是他的膠筒被柴火扎爛了一個大口子,雪灌進去后,弄濕了氈襪,凍得硬邦邦的。再仔細看,呂阿金的整只腳都被凍得紅腫起來,看起來挺嚇人的。

    這時,老梁指揮其他人趕快裝車,自己一把把呂阿金的膠筒氈襪扯掉,將他的腳抱在懷里,從地上抓起一把雪,就給他搓起來,把呂阿金搓得哇哇亂叫。搓完后,老梁脫下自己的皮大衣,把呂阿金的雙腳裹在皮大衣里面,讓他躺在那里休息一會兒。沒有了皮大衣,老梁一刻也不敢停下,他不停地上車下車、碼柴裝車,渾身冒著白白的熱氣,滿身都是白霜。

    柴火裝好了,老梁又果斷地脫下自己穿的氈筒,給呂阿金穿上。大家坐在柴火上,把呂阿金圍在中間。老梁把自己的皮大衣蓋在呂阿金身上,而他自己只穿著棉衣跟著大車跑。

    老梁舍己救人的行為傳回連隊后,感動了所有連隊職工群眾。很多支青給家里人寫信時,還講了老梁脫氈筒救小呂的故事呢。呂阿金更是打心眼里感激老梁——要不是老梁的這雙氈筒,恐怕自己的雙腳就凍傷致殘了。

    后來,聽說呂阿金回上海后,為了表達謝意,還給老梁郵寄過團場沒有的稀罕物呢。

    葫蘆瓜干做煎餅

    ●高永明

    記得小時候,冬季的生活對我來說,感覺是最難熬的。不僅是屋子里特別冷,而且食物很單一,基本就是玉米面窩頭、蘿卜、白菜或者咸菜,咸菜也還是些白菜疙瘩、小蘿卜頭。

    看見我們兄弟幾個見了吃的不要命的架勢,父母想方設法給我們解饞。

    記憶里最難忘的是母親煎的葫蘆瓜干煎餅。那時候,我家東邊300米的地方,是單位的菜地。每到秋季,在清地犁地前,單位都要組織人把菜秧子、爛稈子全部清理一遍。于是,附近大人小孩都會去菜地撿拾沒人要的皺皺巴巴的老葫蘆瓜,掛在豆角秧子上的老豆角,藏在茄子棵里的老茄子,西紅柿秧子底下沒有成熟的綠西紅柿……

    其實每次撿回最多的,還是老的嫩的葫蘆瓜。母親把老葫蘆瓜、皺巴茄子洗凈了,老的削了皮,嫩的切了條兒,稍微在大鍋里煮一下,就用線兒穿起來,掛在房檐下晾干。等到冬天,看我們整日吃玉米面窩頭、白菜蘿卜沒有胃口的時候,就會從門前的掛串上,摘下些干葫蘆條兒,用溫水泡開,或煎、或燉給我們吃。

    那時候,家里生活條件艱苦,做飯很少用調料,我的唯一期盼——吃上母親做的葫蘆瓜干煎餅,那真是香得要把舌頭吞下去。

    母親把葫蘆瓜干兒泡好后從盆子里撈出,擠干水分,然后稍稍加上一點面粉,放上一點鹽巴,又從她專門貯藏雞蛋的小木箱里摸出兩個我家養的3只母雞下的雞蛋,磕進盆里,然后就攪拌均勻。

    看看鍋底的油熱了起來,母親利索地用手抓起一團團裹了面糊的葫蘆瓜干,放進鍋里;然后用鍋鏟把大小一致的葫蘆干瓜團兒壓扁,一面煎黃后,立即挨個翻個面兒;稍等一兩分鐘,嘩啦倒進一碗清水,然后蓋上厚厚的木頭鍋蓋。等上七八分鐘,母親掀開鍋蓋,把葫蘆瓜干做的冒著香氣的煎餅,小心地翻轉一遍,然后就拿起飯碗,給我們一人鏟上兩塊。我們迫不及待地端起飯碗,再捏上一塊玉米面窩頭,大口吃起來。那時候,我們都覺得這是世上最好吃的飯菜了。

    1981年,我工作探親回到家里,母親聽我說想吃葫蘆瓜干煎餅,可是哪還找得到葫蘆瓜條兒。屋檐下只掛著兩串茄子干兒,是母親買回來好茄子切了晾曬的。母親趕緊摘下泡好,就要做給我吃。

    這時候家里生活已有改善,白面、清油、肉食的供應比上世紀70年代好多了。母親把家里的肉剁成餡兒,把泡好的茄子干兒也剁成餡兒,然后把胡椒粉,生姜粉,雞蛋等拌進去,鍋里倒了兩大勺清油,煎了半盆子焦黃鮮香的茄子干兒餡餅。

    但是,無論怎樣品味,似乎再感覺不到當初吃母親做的葫蘆瓜干煎餅的味道了。

    其實,我心里明白,難以忘懷的不是那葫蘆瓜干,而是艱難的日子里,母親給我們最樸實的愛。那一串串撿回曬干的干菜條兒,無論怎樣做,總是充滿濃濃的母愛——那是永遠不變的家的味道。

    冬夜滅火凍傷腳

    ●朱聯仲

    新疆阿勒泰的冬季寒冷而又漫長。1966年,我從天津支邊來到這里,經歷了一年年酷寒的嚴峻考驗。

    1967年冬季,我在十師一八八團九連工作,被分配看麥場。那里有很多糧食和草料,離連隊營地有幾里地。我白天干活,晚上就睡在麥場邊看守羊圈的屋子里。

    1967年12月27日那天夜里,我經歷了一場難忘的滅火戰斗。

    凌晨三四時,我睡得正香,突然被另一個同伴叫醒:“壞了,著火了!”我們住的房子的火墻離房頂只有一尺的距離,是房頂著火了,而且火勢不斷蔓延,旁邊就是羊圈。透過小窗望去,400多只羊受到火光的驚嚇,擠成一團。

    羊是國家的財產,不能有任何損失!睡得迷迷糊糊的我一下清醒了,急忙穿上棉衣褲,端起爐子上僅有的一盆融化的雪水向火潑去。可是水太少了,只澆到局部。我又抄起鐵锨去鏟那厚厚的積雪,往屋頂的火面上壓。為了切斷火源,我飛快地爬上房頂,用力地在屋頂上挖出一條溝。這時,屋頂燒透了,火勢更旺了,屋頂上的柳條、泥土、積雪一下子滑落下去,我順勢猛鏟屋頂,火焰瞬時被壓下去,羊圈保住了。

    當連隊的戰友來到現場,驚訝地發現我還光著雙腳。我低頭一看,才發現腳掌竟然結了近一厘米厚的冰,我急忙把冰摳下來。大家用小拉車把我拉回連隊后,有經驗的老同志趕緊用雪用力搓我的雙腳,漸漸的,我的腳有了知覺,但鉆心的疼痛讓我這個18歲的小伙子忍不住嗷嗷地嚎叫。

    半小時后,我的腳底起了一層水泡,越來越大,里面各有一斤左右的組織液,就像京劇演員穿的厚底靴子。腳周圍的肌肉也腫了,像撕裂般疼痛。團場醫院的醫生趕來后,用針頭為我放組織液,但是沒過幾個小時,又滿滿的了,只好用馬尾穿孔做引流。劇烈的疼痛,腫脹的雙腳,讓我無法動彈。

    由于傷勢嚴重,第二天我被送往衛生隊,被診斷為雙腳重三度凍傷,每天打針吃藥。為了滅菌防護,我的腳上還套上了又大又厚的白布襪子。

    那時,沒人陪伴,我又無法自己翻身下床,為了不麻煩女護士,我每天只吃一個很小的饅頭,喝極少的水,把大小便的次數降到最低。經過近一個月的治療,我的腳才擺脫了被感染壞死甚至截肢的危險。但雙腳腳皮全部壞死干癟脫落,腳底板厚厚的一層被醫生剪去,10根腳趾上壞死的表皮像小鋼盔一樣逐個脫落。

    一晃幾十年過去了,現在回想起來,我的心中仍然充滿了自豪。


    分類: 創業 關鍵詞: 創業故事
    原文 編輯 投訴 置頂 分享
    推薦
    快訊
    劇透網 展會網 區塊鏈 鄉村游
    游戲運營 營銷軟件 行業信息

    營銷 微信營銷 QQ營銷 網絡營銷 自媒體營銷 產品推廣 營銷策劃 媒體投放 電商營銷 抖音營銷 科技 大數據 人工智能 統計分析 智能硬件 工業互聯網 物聯網 區塊鏈
    財經 投資理財 量化交易 投資理論 價值投資 短期投資 理財App 基金定投 指數基金 理財課程 理財知識 理財產品 理財項目 數字貨幣

    版權所有©貴客云    QQ732055019 魯ICP備08109250號-1

    魯公網安備 37020302371242號

    在线看片日本专区免费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