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媒體價格 威客任務   業務咨詢: 合作: 732055019

    泡泡瑪特上市背后:一個低開高走的10年創業故事|界面新聞 · JMedia

    貴客云 2020-12-11 22:42 閱讀 27

    文|新芒daybreak 翟文婷

    成為泡泡瑪特的創始人之前,王寧曾供職于一家教育機構。

    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老板問他,你有什么理想嗎?王寧說,我想當一家上市公司的CEO。

    老板自己還不是上市公司CEO。彼時,王寧大學剛畢業,這個目標聽上去遙不可及,甚至有些狂妄自大。但老板說了一段很誠懇的話,王寧聽進去了。

    “面對鏡子,你的涵養、品德、襟懷、知識各方面,像不像一個上市公司的CEO?假如有一天,你往那兒一站就很像,那么你就成功了。”

    這個故事,是2013年王寧講給我的。

    泡泡瑪特這個名字在當時并不響亮,北京的6家店,在不太熱門的商場邊緣位置。外界對1987年出生的王寧,一無所知。

    彼時,創投圈炙手可熱的是馬佳佳、尹桑等90后創業明星,在媒體語境下,他們簡直秒殺一切。張一鳴和程維分別創辦頭條和滴滴一年時間,沒有資格登上舞臺中心。王寧更是無名之輩。

    七年之后,曾經的90后創業明星泯然于眾人。張一鳴、程維已然是互聯網新一代領軍人物代表。而王寧,終于如愿以償成為上市公司CEO。

    今天,泡泡瑪特在香港IPO,市值1065億港元。王寧及妻子共同持股49.8%,身家超500億港元。

    要得到你想要的某樣東西,最可靠的辦法是讓你自己配得上它。芒格小時候就懂的這個道理,很多人一生都搞不明白。只有少數人在踐行。

    01

    泡泡瑪特變得廣為人知是因為盲盒,仿佛這是家一夜之間冒出來的公司,被推上風口。

    實際上,這家十年的公司只是沒怎么刷存在感。23歲創業的王寧,就懂得積累、蟄伏。今年5月份,泡泡瑪特提交招股書前夕,王寧接受「新芒daybreak」專訪時就說,先扎馬步再耍花槍。

    鮮花和掌聲,他在大學就享受過。王寧是鄭州大學的創業明星,制作售賣過光盤,從上海批發小商品回鄭州轉手,還開過格子街,可謂出盡風頭。當時有30多人學弟學妹為他打工。

    他對商業有天然的嗅覺。家族長輩也都是做生意的。從小就被做生意的氛圍包圍,耳朵里灌進去的都是租金、店鋪這樣的名詞。

    大學畢業來北京工作,先后在一家教育機構和新浪上班。擰螺絲釘的日子,讓他厭倦。

    2010年離開新浪,王寧前往香港探望女朋友,逛街時被一家叫LOG-ON的時髦超市吸引。里面兜售的不過是化妝品、創新小商品等,人氣異常火爆。受此啟發,回北京后他創辦了泡泡瑪特。

    然而,出師不利。

    王寧抱著開店方案找到北京新中關,對方一聽想法,擺擺手讓他走了。他又找到旁邊的歐美匯,對方倒是爽快答應了,商場新開,沒什么人氣,反正空著也是空著。

    毫無品牌根基的泡泡瑪特就這樣走進ShoppingMall。每次王寧走出店面,放眼望去都是絲芙蘭、屈臣氏這樣的品牌,他覺得在這個空間里就是倒數第一。無論是產品、營銷、價格還是效率,自己都是弱者。連給員工怎么做績效、怎么排班、怎么制定流程,都不清楚。

    最嚴重的時候,店長帶著八個店員集體辭職。沒辦法,王寧親自當店員,進貨。店里生意不好,他做起線上批發商的買賣。這又讓他陷入糾結,“是線上發走掙兩塊錢,還是留在店里能夠掙20塊?”

    2011年新年降臨,王寧和核心團隊在世貿天階大喊倒計時,互道新年快樂。有人舉著手機對準他,新年有什么愿望?王寧露出笑臉,口齒清楚地說:“我要開三家店。”

    現實是,那一年他一家店都沒有開出來,幾個核心團隊成員熬不住了,先后離開。王寧也差點把泡泡瑪特賣掉。

    轉機發生在2012年。有人找上門來要做加盟,開在五道口。這一年,王寧關掉線上批發,專心做線下,不多不少正好開出3家店,這是他上一年未完成的目標數。之后他拿到投資,公司逐漸走上正軌。

    雖然中間這幾年,他每次進店都有一種炸了重新來一遍的沖動,被很多細節問題所困擾。但事情整體正在朝好的方向發展。

    2012年底他給離開的團隊成員發郵件,“這年我就學會兩個字——堅持。有時候夢想不是那么高不可攀,就是慢一些。”

    他和留下的人說,“創業就是我們好比要去攻擊一座城。如果你們對我說,先用300門大炮轟一遍,然后左右兩側各100架飛機,這個誰都會,我也不必請你了。創業就是三五團體、兩桿槍,然后把事情做起來。”

    那時候王寧就在思考短期利益和長期目標的關系,如何把每個人的小理想匯聚成公司的大夢想。

    02

    王寧把生意分成兩類,一類是圍棋,一類是象棋。他偏愛的傳統生意,有點像下圍棋,勝敗只是贏了幾顆棋子。互聯網創業是下象棋,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戲。

    傳統生意的增速緩慢,十年前,一年漲一倍;而那些站在風口的互聯網公司則一年翻十倍甚至百倍。對比之下,泡泡瑪特早年并不被追捧。

    王寧有自己的節奏,慢公司的速度和質量。

    很多人認識泡泡瑪特是因為盲盒。但他反對被貼上盲盒的標簽。在他看來,這是很膚淺的一種理解。

    盲盒不是泡泡瑪特的發明,也不是復雜的商業創新。只是潮玩文化在被推廣時,盲盒是最好的一種載體。內核還是IP,比如沒有什么歷史故事的Molly,跟迪士尼的IP一樣具有很強的生命力。

    想象一下吧,這家公司在運營的IP有85個,其中自有和獨家共34個。2016年他們就把行業里能簽的優秀IP都拿下。從這個角度講,他們是一家不折不扣的IP公司。

    但泡泡瑪特在全國擁有114家線下直營門店,上千家自動販賣機,線上有天貓等電商渠道。你可以理解為是一家渠道公司。同時,他們還有每年兩次的線下展會,簽約藝術家,社區。

    這些都是很重的事情,基于早期對商業的理解做出的戰略布局。很多人看明白后也發現,泡泡瑪特的護城河已經很深。

    他們甚至開始深度影響潮流文化的方向。

    年天貓雙十一,泡泡瑪特的銷量超過了樂高,成為玩具品類銷量第一名。

    王寧對創業有個理解:創業就是剛開始做A,最后做成了B,然后莫名其妙的有一天在C成功,但是也許你會在D變得偉大。

    泡泡瑪特目前所處的狀態應該是C,“但是不排除有一天,也許我們會走到D。”

    過去王寧在蟄伏、積累,是把曾經描繪的理想落地的過程。2020年他最大的感受是,公司成年了。

    當一個人還是幼童時期,犯錯和摔倒可能會被容忍,甚至被視作可愛。成年人要背負期望、壓力和要求。尤其在成為一家公眾公司之后。

    作為CEO,他的管理命題也在升級。獨處的時間越來越少。坐在辦公室,不時有人來敲門,他說自己就像醫生在看病一樣。

    在一次華興閉門分享會上,包凡問王寧,十年后的泡泡瑪特會成為一家什么樣的企業。

    王寧說,商業有風口或周期,有屬于自己最好的年代,藝術也有黃金時代。眼下正是潮玩行業的波峰,怎樣讓高位更持久,則是他思考的問題。比如除了玩具,或許還可以應用到主題樂園等產業形式。

    有人期望泡泡瑪特走向迪士尼,還有人覺得是樂高。不管是什么,它需要創造屬于自己的語言體系,超越玩具本身,背后的價值才是無以復加,沒有窮盡的。

    分類: 創業 關鍵詞: 創業故事
    原文 投訴 置頂 分享
    推薦
    快訊
    劇透網 展會網 食品工業網
    一根筋牛腩煲主打線上外賣

    營銷 微信營銷 QQ營銷 網絡營銷 自媒體營銷 產品推廣 營銷策劃 媒體投放 電商營銷 抖音營銷 科技 大數據 人工智能 統計分析 智能硬件 工業互聯網 物聯網

    版權所有©貴客云    QQ732055019 魯ICP備08109250號-1

    魯公網安備 37020302371242號

    在线看片日本专区免费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